女人脱了内裤趴开腿让男生摸

<th id="fmdpe"></th>

<dd id="fmdpe"></dd>

  1. <button id="fmdpe"><object id="fmdpe"><input id="fmdpe"></input></object></button>
    <button id="fmdpe"><acronym id="fmdpe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<dd id="fmdpe"></dd>
    <rp id="fmdpe"><acronym id="fmdpe"><input id="fmdpe"></input></acronym></rp>
  2. 您的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> 搬家故事 >>搬家小故事
    搬家小故事
    很久的時候,最要好的玩伴搬家到東北,聽母親說那是一個很大的城市,城市里的孩子,是不玩抽陀螺,滾鐵環游戲的,都是去公園坐過山車,玩海盜船。于是失落很長一段時間,期盼著自已也能搬一次家,最好也能搬家到有公園的城市里。然而,一年年過去,不過就是從城西背負著一大堆積木搬到城東奶奶家過周末而已。 后來終于有了第一次搬家,只是感覺沒了當初那種期許萬千的美好。一個人,簡單到極致的行李,行走在遠離家鄉幾百公里的城市,陌生的人,陌生的風景,難以聽懂的方言都讓我無所適從,就像一片隨波逐流的樹葉,在人群的暗流中沉浮著,怎么也安定不下來。偶去到公園,看到在眼前呼嘯而過的過山車,那些旋轉的讓人發暈的木馬,都在記憶中失了真,于是才明白,原來兒時從城西到城東的路程,才是真正的一段錦色生香地無瑕歲月。那么純,那么真,像山泉撞擊巖石的聲音。 已不記得在這座城市停頓了多久,只是看到窗前那株槐樹從手臂般粗細成長到碗口那么大,茂密的枝椏一年年覆蓋的影子更加寬泛。陌生的人,陌生的方言,也親切地如同融融春意。日子久了,似乎感覺自已就是流淌著這個城市中的一滴血,已逐漸滲透在城市的脈絡中,成為不可分離的一份子。
    女人脱了内裤趴开腿让男生摸